<dl id='squeu'></dl>
  • <i id='squeu'></i>

    1. <tr id='squeu'><strong id='squeu'></strong><small id='squeu'></small><button id='squeu'></button><li id='squeu'><noscript id='squeu'><big id='squeu'></big><dt id='squeu'></dt></noscript></li></tr><ol id='squeu'><table id='squeu'><blockquote id='squeu'><tbody id='sque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queu'></u><kbd id='squeu'><kbd id='squeu'></kbd></kbd>

        <code id='squeu'><strong id='squeu'></strong></code>

        1. <fieldset id='squeu'></fieldset>

          <ins id='squeu'></ins>

        2. <i id='squeu'><div id='squeu'><ins id='squeu'></ins></div></i>
          <span id='squeu'></span><acronym id='squeu'><em id='squeu'></em><td id='squeu'><div id='squeu'></div></td></acronym><address id='squeu'><big id='squeu'><big id='squeu'></big><legend id='squeu'></legend></big></address>

            殺人遊戲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画

            1940年冬天,剛下過一場雪,膠東山區雲頂禪院的主持慧遠正在打掃院子裡的積雪。突然,門外傳來瞭嗚哩哇啦的叫喊聲,緊接著十幾個日本兵從外面沖瞭進來。鬼子小隊長野島司掏出手槍,頂在瞭慧遠的腦門上,其他鬼子開始搜查,不一會兒,十幾個衣衫襤褸的老百姓被押到慧遠的跟前。野島司號叫著:“和尚,你好大的膽子,你難道不怕死嗎?”慧遠看瞭野島司一眼:“佛門本來就是救苦救難的地方,出傢人慈悲為懷,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何況是十幾條活生生的性命?如果您肯放過他們,我願意代替他們下地獄!”
             
            看到慧遠正義凜然的樣子,野島司一時說不上話來。在中國戰鬥這些年,他深深知道:摧毀這個民族的精神遠比消滅他們的肉體困難。殺掉這個和尚並不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好處,但如果能讓從來不殺生的和尚給自己當劊子手,這個消息一傳出去,無異於在老百姓的頭上澆瞭一盆冰水。中國人殺中國人,連和尚都親自給皇軍效力瞭,老百姓還有什麼可以指望的?想到這裡,他眼珠轉瞭幾轉,大笑起來:“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和尚!既然你有好生之德,我不妨實話告訴你,我接到的命令是實行三光政策,不能放掉一個逃跑的中國人!今天看在你這佛門聖地的面子上,我就給你個面子,放掉一大部分人。但咱們來做個遊戲,怎麼樣?”慧遠迷惑瞭:“遊戲?什麼遊戲?”
             
            野島司說:“很簡單,我每次挑出三個人,讓他們站在你面前,我給你一支手槍,你可以任意頂住一個人的頭,把他打得腦漿迸裂,剩下的兩個人就可以活著走出這座禪院瞭!”慧遠聽瞭,搖瞭搖頭。
             
            野島司眼睛一瞪:“憨和尚!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要救人嗎?現在我給瞭你救人的機會,你竟要放棄。來人,拉過三個人!”幾個鬼子兵應瞭一聲,從人群裡拉出來三個漢子,一字排開站在慧遠眼前。野島司拔出手槍,遞給慧遠:“遊戲就這樣簡單,隻要你把槍口對準其中的一個人扣動扳機,其他兩個人就得救瞭。如果你不肯開槍,這三個人,都得死!”說完,他把手槍硬塞到瞭慧遠的手裡,一揮手,鬼子兵們架起瞭機關槍,瞄準瞭慧遠和三個老百姓。慧遠拿著手槍,手一直在發抖。正在這時,三個老百姓中長得最結實的一個漢子站瞭出來,把頭伸到瞭慧遠的槍口下,他朝慧遠使瞭個眼色,小聲說:“大師,開槍吧,我是國軍,部隊被打散瞭,我當瞭逃兵,想不到還是沒逃出鬼子的手掌心。本來我該死在戰場上的,現在就用我這條命換這兩位鄉親的命吧!開槍吧!”
             
            慧遠的手抖得更厲害瞭,他看瞭看野島司,問:“這次,必須要有一個人血染禪院?”
             
            野島司點瞭點頭:“如果你不開槍,倒下的將會是他們三個。”慧遠點瞭點頭,他慢慢舉起瞭手槍,槍口在三個漢子的面前搖晃著。突然,他把槍舉到瞭自己的太陽穴邊,大傢都驚呼起來,慧遠面不改色,輕輕閉上瞭眼睛,扣動瞭扳機。
             
            但是,槍沒有響。野島司大聲笑瞭起來:“和尚,我早就猜到你不會老老實實開槍的,所以我沒在槍裡裝子彈。果然不出我的預料,你那點兒小伎倆還是不要用瞭。剛才如果你朝他們三個中的一個開一槍,他們三個都能被釋放,可惜,你的慈悲心腸反倒害瞭他們。”說完,野島司一揮手,幾個鬼子抬槍就射,三個漢子隨著槍聲倒在瞭地上,鮮血染紅瞭院子裡的石板路。
             
            野島司又讓人把三個老百姓拉瞭過來,這次拉過來的是一個老漢和兩個年輕人。野島司拿過手槍,當著慧遠的面,把幾粒黃澄澄的子彈壓進瞭彈夾,然後把手槍交給瞭慧遠:“這次,我希望你能好好完成這個遊戲!”
             
            慧遠面無表情地接過手槍。突然,那個老漢“撲通”一聲跪在瞭慧遠的面前。野島司輕蔑地一笑,說:“中國人都是膽小鬼!一看見槍口,膝蓋就軟成瞭一團泥。不過這個老傢夥倒可以做我們的順民,我建議你放過他,把子彈留給那兩個站著不動的年輕人!”
             
            那個老漢沒搭理野島司,他朝慧遠磕瞭個頭,說:“大師父,你開槍打我吧!我老頭子一把年紀瞭,死瞭沒什麼可惜的。他們兩個還年輕,隻有活下去,才能給鄉親們報仇,他們是咱中國人的根啊!”
             
            慧遠點瞭點頭,舉起手槍,瞄準瞭老漢的腦袋,深深吸瞭一口氣,手指扣在瞭扳機上。老漢挺直上半身,主動把頭頂在瞭槍口上,說:“師父,開槍吧!”慧遠的手哆嗦瞭一下,猛然,他轉過身去,槍口對準瞭野島司。就在這時,隻見一道寒光閃過,緊接著,一柱鮮血噴瞭出來。老百姓們都驚呆瞭,原來,一直站在慧遠身後的一個鬼子兵猛地拔出軍刀,一刀砍在瞭慧遠拿槍的右臂上,隨著一聲慘叫,慧遠的那條胳膊掉在瞭地上,慧遠“撲通”一聲跌坐在地上。野島司眼皮都沒眨一下,一揮手,幾個兇神惡煞一般的鬼子沖上來,三個人頓時倒在瞭血泊裡。
             
            野島司讓衛生兵立即給慧遠包紮,慧遠的血止住瞭,臉色已經白得像一張紙。野島司從那條斷臂上撿起手槍,硬生生地塞到瞭慧遠的左手裡:“和尚,你們中國有句俗話,叫事不過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我就喜歡看中國人打中國人。如果你不配合的話,我就隻好終止這次遊戲,讓我的部下把這些中國人統統槍斃,包括你在內!大和尚,你要想明白,現在讓你殺人,其實是在救人,你不殺人,你就是害人,就是害你這些同胞!來人,再拉過三個人來!”又有三個老百姓被趕到瞭慧遠的跟前,慧遠吃力地睜開眼睛,看著三個百姓,輕輕嘆瞭口氣:“老鄉,對不起瞭,為瞭多留幾條根,我隻好……”
             
            三個老百姓一點兒也不害怕,紛紛往前擠:“師父,打我吧,這顆子彈留給我!”慧遠的牙根咬得咯咯直響,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瞭下來,身上的僧衣已經被汗水和血水浸透瞭。野島司惡狠狠地盯著慧遠,大聲吼道:“開槍!馬上開槍!”周圍的日本兵跟著起哄:“開槍,打!打死這些中國人!”慧遠再也挺不住瞭,身子晃瞭幾晃,“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昏瞭過去。野島司皺瞭皺眉,剛要下令大開殺戒,突然,禪院外面傳來一陣爆豆般的槍聲,隨即,三四個鬼子連滾帶爬地跑瞭進來:“隊長,遊擊隊,遊擊隊圍上來瞭!”
             
            野島司吃瞭一驚,立即命令組織抵抗。遊擊隊的攻勢很猛,不一會兒,前門就支撐不住瞭。野島司命令手下把剩下的老百姓捆綁起來,堵在大門口,正面的槍聲果然弱下來。可消停沒多久,槍聲又從禪院後面響瞭起來,不斷有鬼子兵倒在地上。野島司一邊指揮著手下抵抗,一邊向大殿裡撤。撤進大殿,他讓人關緊門窗,固守待援。野島司喘著粗氣坐在地上,他突然覺得腦袋被什麼頂住瞭,回頭一看,原來是慧遠,左手握著的,正是野島司給他的那把手槍!野島司呆住瞭——剛才光顧抵擋遊擊隊瞭,居然忘瞭這個老和尚!
             
            慧遠死死盯著野島司,說:“剛才,在你殺人遊戲裡,第一個站出來求死的,是個軍人,第二個站出來求死的,是個老人,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選擇!而你呢,打仗的時候,推在最前面的,是老百姓,其次,就是你手下這些青壯年!現在,終於輪到你瞭!”
             
            野島司臉色蒼白地說:“老和尚,我承認你勝瞭,可臨死之前,我想知道:如果遊擊隊沒來,最後那一槍,你會不會打出去?”慧遠點點頭說:“我會選擇讓最多人生存的方式,現在我發現,打死你是最好的選擇!”說完,扣動瞭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