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xv1z4'><div id='xv1z4'><ins id='xv1z4'></ins></div></i>
      <span id='xv1z4'></span>
      <fieldset id='xv1z4'></fieldset>
      1. <tr id='xv1z4'><strong id='xv1z4'></strong><small id='xv1z4'></small><button id='xv1z4'></button><li id='xv1z4'><noscript id='xv1z4'><big id='xv1z4'></big><dt id='xv1z4'></dt></noscript></li></tr><ol id='xv1z4'><table id='xv1z4'><blockquote id='xv1z4'><tbody id='xv1z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v1z4'></u><kbd id='xv1z4'><kbd id='xv1z4'></kbd></kbd>
        <ins id='xv1z4'></ins>

      2. <i id='xv1z4'></i>

        <acronym id='xv1z4'><em id='xv1z4'></em><td id='xv1z4'><div id='xv1z4'></div></td></acronym><address id='xv1z4'><big id='xv1z4'><big id='xv1z4'></big><legend id='xv1z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xv1z4'><strong id='xv1z4'></strong></code>
          <dl id='xv1z4'></dl>

          民間傳說:酸菜和漿水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画

          傳說一:

          王莽登基後,看到安定田地肥沃,風調雨順,五谷豐登,便將安定作為皇傢存放糧食的地方,修瞭好多糧倉。派瞭一支軍隊,讓一個姓蔣的將軍把守糧倉。蔣將軍本來是種地出生,王莽也喜歡勤儉節約,鼓勵軍隊自力更生。蔣將軍看到山上有很多灰苕、麻苦蕖、白子等野菜,便常叫軍士們挖些野菜來吃,一來換換口味,二來可以節約糧食。

          有一天他們剛煮好瞭一鍋野菜。突然,牛角號響瞭起來,四面的山上狼煙湧起,哨兵來報說,西羌的一股軍隊約有千人,已到十裡之外,他們手執柴草,準備火燒糧草倉。蔣將軍立刻叫士兵擂鼓,集合人馬,迎接敵人。正在吃飯的士兵們手忙腳亂,有的將饅頭揣在懷裡,有的幹脆隨手將吃剩的饅頭撇到煮菜的鍋中,拿起刀槍就上瞭馬。

          三天後,戰罷回營,將士們快餓瘋瞭,看到營房裡發出酸味的剩菜,便餓狼一樣抓起來就往嘴裡喂。不料那野菜經過發酵後,味道有點酸中帶甜,非常爽口,比新煮的還好吃,還解渴。大傢連搶帶奪,連湯帶水地將一鍋過發瞭黴的野菜吃瞭下去口中的渴氣一下子沒有瞭,頓覺神清氣爽,眼明耳亮,精神百倍。

          這意外的美食讓將軍非常高興,他砸著嘴,舔著碗底的剩菜和湯湯水水,叫廚子給這道奇怪的菜起個名字,這可難壞瞭他,廚子苦著臉對軍師說:“這菜酸嘰嘰的,不就是一鍋子剩菜麼?小的兩眼墨黑,是個夯貨,肚子裡狗舔過一樣,能起個啥名字呢,還是請軍師取個名吧。”軍師捋著花白胡子,想瞭一會說:“它糊嘟嘟的,稠似水漿,我看就叫酸菜漿水吧,而且——”軍師看瞭看將軍笑著又補充道:“咱們大將軍不是姓蔣嗎?曹們得勝回營,犒勞曹的是‘漿水’,這不是表明蔣將軍以後一定要飛黃騰達麼?”將軍高興地哈哈大笑,軍士們異口同聲的喊道:“說的好!就叫‘漿水’。”

          後來,蔣將軍在行軍打仗做飯時,每次都讓廚子窩些酸菜,將士們吃瞭酸菜、喝瞭漿水後疲乏頓消,胃口大增,而且還能解百毒,治百病,大傢都稱“漿水”為“神水”。這種做法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傳到老百姓傢裡,成瞭安定人的傢常便飯,在缺油少肉的年月裡,成為人們最好的調料品。

          傳說二:

          楚漢相爭的時候,有個叫韓二的人。他剛結婚不久,夫妻二人開瞭個小面館,專供轎夫小販們打個尖消個夜。那時,酸醋還沒有出現。韓二賣面條時,隻是在臊子上調一些油鹽,味道並不好,因此生意很清淡。

          有一天晚上關瞭店門。韓二夫妻倆照例把第二天作臊子用的小白菜洗凈炒好裝在一個小竹籃裡。小竹籃又順手放在一個盛有面湯的大湯盆上,就關門睡覺瞭。第二天早晨,店門還未開,就傳來瞭“咚咚”的敲門聲。韓二開門一看,原來是內弟來瞭,說是他媽得瞭急病,請姐姐和姐夫去一趟,韓二夫妻倆聞言不敢怠慢,趕快帶上幾串錢就過漢江河去看望鄉下的病人瞭。

          韓二的丈母娘已六十來歲瞭,得瞭個發燒病。韓二夫妻倆很孝順,到傢後趕緊請大夫看病,忙活瞭四五天,直到老人病治好瞭,才轉回城,時間已經正午。 店門打開,又開始接客瞭。

          兩個客人走瞭進來。一個老年人,一個壯年人,都是平民打扮,態度非常和順。韓二下好面條,找不到白菜臊子瞭。找來找去,發現在剩面湯裡。他問妻子;“這是咋啦?”妻子想瞭想說:“一定是貓兒尋食時把竹籃踩翻瞭的。”韓二想瞭想,有道理。他端起來聞瞭聞有一股酸味。

          他隻好對客人說:“客官,對不起,臊子沒有瞭,湊合著吃頓白面吧!”壯年客人走到湯盆前一看,隻見面湯中的小白菜青中帶黃,酸中帶甜,水水象稠酒一樣。

          他說;“店傢,不要緊,我們正想吃點小菜!”老年客人怕吃出瞭問題,忙說:“依老夫看來,還是小心為是,萬一吃壞瞭肚子?”壯年客人笑瞭笑說;“你老過於小心瞭。這又不是毒藥怕啥?都是吃的東西嘛。”“那——”老年客人捋著花白胡子沉吟瞭一下又說;“好,那就讓老夫我先嘗第一碗吧!”壯年客人點瞭點頭。

          韓二把面湯裡的白菜臊子澆上瞭第一碗面,然後再美美地淋上一勺紅油辣子。老年客人接過來調勻後先少少地嘗瞭一口,嗯,沒問題,接著才放心大膽地吃瞭起來。

          “怎麼樣,好吃嗎?”壯年客人問。

          “又酸又辣又香,真好吃!”老年客人連連點頭稱贊。

          壯年客人跑瞭大半天,早就餓瞭,迫不及待地叫店傢澆上瞭一碗,他一吃,果然不錯。

          於是,兩個客人吃瞭又續,續瞭又續。老年客人連吃瞭四碗,壯年客人連吃瞭六碗。壯年客人吃完後抹瞭抹嘴上的油跡,對韓二說道;“店傢,這種臊子面真是好吃,你看該取個啥名字呀?”韓二對這意外的發現也很高興,他笑瞭笑說。

          “小的兩眼墨黑,肚子裡沒有點文氣,還是請客官取個名吧。”壯年客人轉面對同伴說:“你肚子裡的文氣多,你取吧!”老年客人捋著花白胡子沉吟片刻後說;“它稠似水漿,我看,就叫漿水面吧!”“好!”壯年客人和韓二夫妻倆都異口同聲地點瞭點頭。

          就這樣,這種把白菜加面湯浸泡幾天後做出來的漿水面的名聲就傳開瞭。

          韓二的小面店天天都門庭如市,生意興隆。後來,他才曉得:那天來的兩個客人,一個是漢王劉邦、一個是丞相蕭何。君臣倆在漢中城裡微服私訪民情,異外地發觀瞭漿水面的作法的。以後,整個漢中和陜西地區都流傳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