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5uhon'></fieldset>

<i id='5uhon'><div id='5uhon'><ins id='5uhon'></ins></div></i>

<dl id='5uhon'></dl>
      <ins id='5uhon'></ins><acronym id='5uhon'><em id='5uhon'></em><td id='5uhon'><div id='5uhon'></div></td></acronym><address id='5uhon'><big id='5uhon'><big id='5uhon'></big><legend id='5uhon'></legend></big></address>

        <code id='5uhon'><strong id='5uhon'></strong></code>

        <span id='5uhon'></span>

      1. <tr id='5uhon'><strong id='5uhon'></strong><small id='5uhon'></small><button id='5uhon'></button><li id='5uhon'><noscript id='5uhon'><big id='5uhon'></big><dt id='5uhon'></dt></noscript></li></tr><ol id='5uhon'><table id='5uhon'><blockquote id='5uhon'><tbody id='5uho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uhon'></u><kbd id='5uhon'><kbd id='5uhon'></kbd></kbd>
        1. <i id='5uhon'></i>

        2. 廩君和鹽水女神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画

            天帝伏羲生瞭咸鳥,咸鳥生瞭乘厘,乘厘生瞭後照,後照是西南巴國人的始祖。又不知過瞭多少代,巴國出瞭一位非常有名的首領,他就是廩君。
            廩君名叫務相,據說他的先祖是一個名叫誕的巫師。巴郡和南郡這兩個地方的少數民族,原有五大姓,就是巴氏、樊氏、暉氏、相氏、鄭氏,這五姓都出生在武落鐘離山。那山上有兩個大洞穴,一個是紅色,一個是黑色,巴氏這一姓出生在紅色的洞穴,其餘四姓出生於黑色的洞穴。當 時這五姓的人還都!沒有君長,他們崇拜各自信仰的鬼神,借以統率各個氏族。
            由於不能統一行事,巴氏和樊氏、暉氏、相氏、鄭氏所有五姓的人都出來爭奪神權和君權,互不相讓,誰也不服誰。結果,經過五姓人的商量,決定通過比賽技能和神通,誰獲勝瞭,誰就是五姓的君長。
            比賽的第一項是擲劍。五姓的代表一同拔出腰間的寶劍,向著洞穴頂的巖壁擲去,事先約好誰能擲中目標,誰就獲勝。比賽的結果是,隻有廩君一人擲中瞭,大傢都驚以不已。
            接著是坐雕花的泥船。五姓的人各乘一隻泥土打造的船,船上雕刻瞭花紋,誰的船能夠在水中浮起來誰就是勝利者。比賽的結果是,唯獨廩君的船浮起來瞭,其他四姓的船都沉沒瞭。於是,大傢就舉薦他做瞭五姓的君長。
            廩君統率瞭五姓的人,乘上他自己打造的土船,順夷水沿江而下,來到瞭鹽陽。那時鹽水有一個美麗而又聰慧的女神,她十分愛慕廩君,對廩君說:"這個地方地大物博,出產豐富的魚和鹽,希望你能留下來和我一起過舒適安逸的生活。"廩君沒有應允。他覺得他應該為五姓的所有人找到一個更為理想的居住地。
            鹽水女神晚上常悄悄來陪伴廩君共寢,而一到早上,就變做飛蟲,和其他許多飛蟲一樣成群地在天空中飛舞。飛蟲愈聚愈多,以至連太陽的光芒都給遮蔽瞭,弄得天昏地暗。
            廩君被攪得不能分辨東西南北,不知道該往何處前進。這樣一直持續瞭七天之久,廩君才想出瞭解決問題的辦法。
            廩君叫人拿瞭一縷青絲去送給鹽水女神,並且對她說:"請你把這縷青絲佩帶在身上,這是表示我永遠在你身邊,與你同生共死,好好拿去吧。"鹽水女神不知是計,接過瞭這縷青絲,真的把它佩帶在身上。當鹽水女神化為飛蟲和其他飛蟲一齊亂飛時,廩君就站在陽石上面,照著青絲飄舞的地方,一箭射去,正好射中鹽水女神。鹽水女神死瞭,其他飛蟲見到它們的首領慘死,便驚飛四散。昏暗的天空頓時明亮晴朗瞭。
            廩君便又帶領著大眾,乘上土船,順流而下來到夷城。夷城的石岸彎曲,水流也隨著石岸彎曲,黑黝黝的,看上去就像是個大洞穴。廩君看瞭,不禁嘆息道:"我剛從洞穴中出來,現在又要進入這樣一個洞穴,真是心有不甘啊!"話音未落,隻見石岸一下子崩裂開來,崩出瞭一道三丈多寬的缺口,缺口處出現一道階梯,梯梯相連,一直通到石岸上面。
            廩君便舍舟登陸,順著階梯走上去。石岸上有一塊平整的石頭,長有一丈,厚可五尺,廩君就坐在這塊石頭上休息,又拿一些竹片投在石頭上,做建立城市的規劃。這時候奇跡出現瞭,那些投在石頭上的竹片,竟緊緊地黏附在上面,好像是生瞭根似的。後來廩君果然領導眾人在石岸旁邊修建瞭一座城市,並在那裡定居下來。這樣,廩君統率的五姓人的子孫後代就在這裡生息繁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