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i03mk'></fieldset>
      <span id='i03mk'></span>

        <code id='i03mk'><strong id='i03mk'></strong></code>
        <dl id='i03mk'></dl>

        <i id='i03mk'><div id='i03mk'><ins id='i03mk'></ins></div></i>
        1. <tr id='i03mk'><strong id='i03mk'></strong><small id='i03mk'></small><button id='i03mk'></button><li id='i03mk'><noscript id='i03mk'><big id='i03mk'></big><dt id='i03mk'></dt></noscript></li></tr><ol id='i03mk'><table id='i03mk'><blockquote id='i03mk'><tbody id='i03m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03mk'></u><kbd id='i03mk'><kbd id='i03mk'></kbd></kbd>
        2. <acronym id='i03mk'><em id='i03mk'></em><td id='i03mk'><div id='i03mk'></div></td></acronym><address id='i03mk'><big id='i03mk'><big id='i03mk'></big><legend id='i03mk'></legend></big></address>
          <i id='i03mk'></i>

          <ins id='i03mk'></ins>

        3. 半仙救命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_日本漫画无翼岛漫画

            明朝嘉靖年間,江南童疃村裡有一位員外姓童,富甲一方。這天,童員外剛吃罷早飯,忽然一陣咳嗽。過瞭好一會兒,他的咳嗽聲才總算平息瞭下來。

            童員外的身子骨一向很硬朗,半年前,他感染瞭風寒,之後便天天咳嗽。雖然請瞭許多名醫診治,花費瞭不少銀子,喝瞭不少苦藥湯子,可他的咳嗽之疾一直沒能治好。

            走出門外,童員外一邊漫無目的地四下張望,一邊思忖著該去哪裡請名醫,不由得一陣搖頭嘆息。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走進村來,童員外頓時眼前一亮。

            童員外認識那位男子,他姓周,是位算命先生,頗有名氣,人稱周半仙,四處為人算命為生。童員外想:我何不讓周半仙算一算,怎樣才能治好我的病?

            想到這兒,童員外連忙招瞭招手。周半仙走瞭過去,童員外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他聽瞭。周半仙瞇縫著眼,掐著手指頭,沉思瞭起來。

            不一會兒,周半仙睜開瞭眼,童員外連忙詢問結果。周半仙說:你必須做一件善事,這病才會好。

            聽瞭周半仙的話,童員外不禁皺起瞭眉頭。周半仙收瞭算命錢,向村外走去,走著走著,他忍不住咧開嘴笑瞭起來,心說:童員外啊童員外,今天我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豈能不捉弄你一回?

            原來,童員外一向吝嗇刻薄,經常仗著自傢的財勢,欺壓鄉鄰,幹瞭不少壞事。童疃村裡的男女老少一提起他,無不恨得咬牙切齒。周半仙也很不屑童員外的為人,剛才他見童員外要算命,便打定瞭主意要捉弄童員外一番。其實,他的心裡很清楚:生瞭病,得找郎中醫治才行,算命有啥用?而童員外做盡瞭壞事,讓他做一件善事,比登天還難,因此,這是捉弄童員外的最好的方法。

            童員外把周半仙的話當瞭真,不禁感到既高興又為難。高興的是,周半仙已經為他算出瞭治病的方法;為難的是,做善事要花銀子。

            這天上午,童員外正在傢中苦思冥想自己該去做什麼善事,忽然,一陣呵斥聲傳進屋來。他走到大門口一看,隻見傢丁正在驅趕一個乞丐。童員外雖然富甲一方,但乞丐前來乞討,他從來都不肯施舍一口飯。

            望著乞丐慌張離去的樣子,童員外的心裡忽然冒出瞭一個主意:我不妨施舍點錢給這乞丐,花最少的錢,做一件善事,那我的病就好瞭。

            他連忙緊走幾步,攔下那位乞丐,掏出一枚銅錢遞到瞭乞丐的手中。

            乞丐千恩萬謝地走瞭,童員外像是完成瞭一樁天大的事情一般,長長地松瞭一口氣。

            可是,童員外的咳嗽非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瞭。

            半個月後的一天,童員外站在村口,好不容易才停息瞭一陣咳嗽,正喘著粗氣,忽然,他看見一個人走瞭過來。童員外指著那人的鼻子大聲質問瞭起來。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周半仙。

            童員外質問周半仙,為什麼他施舍給乞丐一枚銅錢之後,他的咳嗽卻一點兒也沒見好轉。

            周半仙連忙說,童員外的病之所以沒好,是因為他並沒有做善事。因為給乞丐一點兒施舍,那是天經地義的事,不能算是做瞭善事。

            見周半仙說得一本正經,童員外不由得信瞭他的話。回到傢後,他想起來村中有一個佃戶租種瞭他傢的幾畝田地,那幾畝田地靠近村前的那條大河,前不久,那條河漲瞭大水,把那幾畝田地裡的莊稼給沖毀瞭,www.5aigushi.com那個佃戶沒瞭收成,正為交不瞭租子而發愁。

            童員外當即趕到瞭那個佃戶的傢裡對他說,他今年的租子不用交瞭。佃戶聽得目瞪口呆:一向視錢如命、欺壓鄉鄰的童員外,怎麼突然發起善心瞭?

            童員外回到傢中,樂呵呵地盤算瞭起來:那佃戶的租子有二兩多銀子,今天我免去瞭他的租子,這善事夠大的瞭,我的病肯定很快就會好瞭!

            不料,又過去瞭半個月,童員外的病日益加重。他不由得又懷疑起來:周半仙是不是算錯瞭?我為何做瞭大善事,卻病得更厲害瞭?不行,等下回我見到瞭周半仙,一定要問個明白!